股票名称:凤凰传媒 股票代码:601928 PPM ENGLISH
蚊子腿也是肉——也谈数字出版的盈利模式
    ●美国的出版人讲数字时代商业模式有一个趋势,数字产品比如电子书,可以按版式卖,读者可以按章、节、页面、图表等单独付费,出版商卖产品是一分钱一分钱地卖,利润当然也就是一分钱一分钱地赚取,收入变得很零碎,不能像传统模式那样成百上千地赚钱。
  ●蚊子腿一般一分钱一分钱的微利模式,首先出现在数字产品上,是很耐人寻味的。
  ●大秤分金、大块吃肉,是梁山好汉的畅想,也是出版《水浒传》赚了钱的传统出版遗传给数字出版的幻想。
  在当前数字出版的欢乐颂中,夹杂着一阵又一阵的叹息——找不到数字出版的盈利模式啊——这种不和谐的声音此起彼伏,很像蚊子的嗡嗡声,紧逼那些畅想数字出版的人,偶尔还激起了共鸣,大有聚蚊成雷之势。不过,这样的雷声再大,总归只是蚊子的雷声,在数字出版的云谲波诡之中,只有分贝,没有分量。抛却悲观和迷惘,人们要分辨的是,数字出版到底有盈利模式吗?有的,有的。在数字出版的天地里,迥异于传统的盈利模式,早就已经出现,只可惜小荷才露尖尖角,孰料红幢绿盖随。
  美国的出版人——比中国的出版人多走了五十步——讲数字时代商业模式有一个趋势,数字产品比如电子书,可以按版式卖,读者可以按章、节、页面、图表等单独付费,出版商卖产品是一分钱一分钱地卖,利润当然也就是一分钱一分钱地赚取,收入变得很零碎,不能像传统模式那样成百上千地赚钱。收入很小,但是收入来源多样化,附属版权销售收入有可能超过版权收益。
  要一分钱一分钱地卖,先得一分钱一分钱地做,产品和服务就不怕做得细; 利润要一分钱一分钱地赚取,本钱就得一分钱一分钱地花。纸媒出版曾经是成百上千地赚钱,一直也是成百上千地花钱。我们已经在纸币的体系里生活了太长的时间,尽管现在的生活当中要用到越来越多的电子货币,但是,我们的思维言行还没有超越行业的老传统,还在加减乘除算计着码洋——码放起来的银洋——就仿佛昨天的纸币、今天的电子货币都不是以一分钱为最基本的单位、仍然还是以黄金为本位似的。如今,码洋之外,更有资本运作,言必称亿万,相形之下,挣一分钱简直跟没挣一样。
  一分钱也是钱,蚊子腿也是肉。蚊子腿的典故,出自元代无名氏的散曲小令《醉太平?讥贪小利者》:“夺泥燕口,削铁针头,刮金佛面细搜求,无中觅有。鹌鹑嗉里寻豌豆,鹭鸶腿上劈精肉,蚊子腹内刳脂油,亏老先生下手!”从春燕口中夺它筑巢的泥丸,在针尖上削下一块铁来,在佛像的脸上刮金粉,在鹌鹑的嗉囊里翻找豌豆,从鹭鸶细长的腿上劈精肉,在蚊子的肚子里刮油,这贪图小利的人,真是悭吝到了极点。要一分钱一分钱地赚取利润,不就得这么挖空心思搜肠刮肚削尖脑袋吗?
  蚊子腿一般一分钱一分钱的微利模式,首先出现在数字产品上,是很耐人寻味的。产品的制作成本可以降低到聊胜于无的一分钱,这一点,纸媒怎么也做不到,就算盗版也做不到; 营销可以用极低的成本瞬间占据极大的市场,传统的发行可做不到这样;读者选择的权力精确到一分钱,出版人光做产品就是不够的了,还得提高服务意识,出版的工作重心将转移到服务上来; 有卖一分钱的产品,有卖一分钱的服务,仍然不够,薄利多销不是长远之计,产品要多快好省、服务要多快好省,管理成本势必激增,一分钱模式可容不得成百上千的管理成本,怎么办?于是由做内容、做服务过渡到做平台——内容发布的平台——把一分钱一分钱的本和利都交给既是读者又是作者的人们,平台的收入来自广告、会员费、佣金、服务费等等等等;有了平台,有卖一分钱的产品,有卖一分钱的服务,用脚投票的读者就会渐渐地汇成人流,有了人流,出版的多元化就不是海市蜃楼了;有卖一分钱的产品,有卖一分钱的服务,有平台,有点击量,有多样化的收入来源,这以后,一分钱撬动亿万,就不是童话了……
  大秤分金、大块吃肉,是梁山好汉的畅想,也是出版《水浒传》赚了钱的传统出版遗传给数字出版的幻想。数字时代不是没有大块的金子,那是开源节流一分钱一分钱地攒出来的;数字时代不是没肉吃,蚊子腿就是肉呀。又说到了蚊子,还有一个跟蚊子有关的成语,《庄子?应帝王》里的“使蚊负山”。意思是派蚊子去背山,比喻力不胜任。把整个出版业的未来,寄托在眼下一分钱一分钱地卖、一分钱一分钱地赚的数字出版上,就是使蚊负山啊。
发布时间:2012-07-20浏览量:2339
股份公司信访举报
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信访举报

通讯地址:南京市湖南路1号A座(集团纪委)

举报电话:025-83354901(录音电话)

举报邮箱:jijian@ppm.cn

接访中心:百子亭34号接待室

接访时间:法定工作日(9:00-11:00;15:00-17:00)

©2018PPM.CN江苏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,保留一切权利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(苏)字001号
苏ICP备06007651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