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票名称:凤凰传媒 股票代码:601928 PPM ENGLISH
电子书包,如何背好
    新学期开始,南京21所公办中小学出现了一道新的风景:试点班级的学生开始使用电子书包,一本本沉重的教科书被一个轻便的电子终端替代。除南京之外,上海、广东等地也有中小学校加入电子书包试点的行列。几乎与此同时,首届“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教学应用展”在深圳开幕,与电子书包的“风生水起”交相辉映。

  教育信息化是当今的一个热门话题。今年年初,教育部下发了《教育部关于开展教育信息化试点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用4年左右的时间,完成约100个区域试点和1600所学校试点,其中中小学1000所左右。

  电子书包作为教育信息化的重要实践,还处于初步试点阶段,能否顺利推广,需要了解学校、家长、专家等各方面的意见。

  现状:电子书包尚未真正“减肥”

  九龙中学是南京推行电子书包的21所试点学校之一。据教务处主任朱定兰介绍,学校的初中每个年级设立两个实验班,每个班35人以内,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,也就是所谓的“电子书包”,上课时学生使用,下课后则交学校保管。这些电脑均由政府配置,不需要学生和家长花钱。

  目前,该校率先试验电子书包的英语学科已经较为成熟,预习、上课、小测、复习等各个环节都有应用,并且中考成绩也显示,实验班的学科成绩比对照班有所进步。除此之外,地理、语文、政治也在尝试运用电子书包,而数学学科有一定难度。为了保证学习效率,学校还对电脑进行了权限设置,使学生在上课期间只能浏览学习网页,杜绝了上网做其他事情的可能性。

  那么,电子书包替代传统书包,真的能够给书包“减肥”吗?“目前并非每一节课、每门学科都用电子书包,所以尚未真正做到这一点。”朱定兰说。

  实际上,在金陵中学中美班、弘光中学等其他试点学校,电子书包、传统课本、多媒体投影仪等多种手段结合的方式也是较为普遍的情况。因此,给书包真正“减肥”应该是一个“长期才能实现的目标”。而对于电子书包未来的发展,朱定兰认为这是国家教育信息化的大趋势,她比较有信心。不过,她也提到,“我们的经济发展还不足以支持电子书包的全面推广”。

  争议:成本过高 影响学生健康

  面对电子书包,许多学生家长更多地表达了对其的担忧。

  北京市海淀区的许静女士有一个上初一的女儿,她提出了两个疑问:“都用电子书包,大家都接受得了这个价钱吗?是不是所有的学科都适合新媒体教学呢?”在她看来,电子书包作为一种教学的补充性手段挺好,但是如果全部替代传统教学就有点操之过急了。

  “我觉得小孩子还是要注重一些传统的教育,比如书法啊,弹琴啊,绘画啊,要是从小学就过多接触电子产品里短平快的信息,对他思维的拓展和开阔不太好。”董先生的孩子虽然才读小学一年级,但他却对孩子的教育有很多思考:“我真不希望我的孩子长大后连一手漂亮的汉字都不会写,遇到问题只会向‘电脑’求助。”

  除此之外,电子书包对学生动手能力、视力的影响,也引发了不少人的争议。“看新闻都在推小学生电子书包,真不希望最后强制推广啊。不是不赞成小学生多接触高科技,只是电子化之后,原本脑、手、口协调的活动被电子化设备替代,大家越来越懒于用脑,就该往退化的方向走了。”中国教育研究网发起的投票调查显示,78.1%的人不赞成在中小学普及“电子书包”。

  优势:提升课堂参与率构建泛在学习环境

  尽管家长担忧得多,但不可否认,电子书包的确有它的优势所在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信息技术教育负责人苗逢春认为,电子书包是数字化教材(Digital Textbook)的一种,而理想化的数字化教材应该建立在构建泛在学习(U-Learning)环境的基础上。所谓泛在学习环境,就是指时时刻刻的沟通,无处不在的学习,是一种任何人可以在任何地方、任何时刻获取所需的任何信息的方式。

  朱定兰通过实际的例子证明了电子书包的优势所在。在传统课堂中,老师提问题只有一个学生能当堂回答,老师也只能知道一个学生的掌握情况,但现在使用电子书包,所有学生可以即时提交答案,老师通过终端控制平台可以马上看到所有同学的掌握情况,看到正确率,继而就可以针对具体情况作出不同程度的讲解。“这样我们就可以保证学生较高的课堂参与率,也能更好地关注每一个学生。”她说。

  建议:切忌形式上的现代化

  那么,如何推进电子书包,才能扬长避短、让家长不再纠结和担忧?

  朱定兰从学校的角度提出,学校可以保证学生在学校将电子书包用于学习,但放学回到家就需要家长的配合和支持了。  
  面对企业的热情、舆论的热潮,电子书包的推广更应该慎之又慎,从行业标准等规范性文件的出台,到教学资源配备与相关软件支持,以及教育部门、学校与家长的权利义务的确认,都是应该考虑的问题。正如许静所说,电子书包的推广切不可操之过急,毕竟“新媒体的发展应该是一个自发的扩散过程,如果过于急功近利,可能会有负面的效果”。

  相比于电子书包这一技术层面的创新,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、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熊丙奇更看重理念和认识的创新,他说:“任何现代技术,都是服务于教育教学的工具,过分强调工具的重要性,而不改变教育理念、教育评价体系,创新的初衷就可能变调。”“当前最严重的问题,是我们的教育内容、教育模式太陈旧,这些不改变,引进新技术,只是形式上的现代化,对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作用并不大。”

  苗逢春也指出,技术之外还有许多应该提升和探讨的地方:“如只对传统教材内容拷贝和数字化呈现,既缺少对教师拓升专业知识和教学法的支持,又缺乏对互动、探究、个别化学习等课堂教和学的附加支持,更无贯通课堂学习、网上学习和学生生活空间的设计,则电子书包只是在用学校更高的电耗、学生更高的眼耗、教师更多的心耗为代价的原有教材内容的平板搬家。” 

发布时间:2012-10-24浏览量:2707
股份公司信访举报
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信访举报

通讯地址:南京市湖南路1号A座(集团纪委)

举报电话:025-83354901(录音电话)

举报邮箱:jijian@ppm.cn

接访中心:百子亭34号接待室

接访时间:法定工作日(9:00-11:00;15:00-17:00)

©2018PPM.CN江苏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,保留一切权利
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(苏)字001号
苏ICP备06007651号-3